随笔

谈同情――老张如是说

字号+流水拂晓映倩影 来源:我心依旧 2018-06-03 02:46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慈悲与自私都是出于为人的本能,是由感官摄入对方情况的相关信息,对对方所处的行为状态而自身所产生的相应感觉,是一种心理的生理行为。

善良者与恶劣者都是具有同情心的,只不过后者的同情在其它社会所公认的恶劣的品行得到长时间加强的同时,同情心就相对减弱了。同理,前者的社会认同品性较多,从而容易表现出敏锐的同情心。佛祖以身饲饿虎,有人评价其是大善大悲,有人评价其过犹不及。其实对悲悯与苦难的理解都是通过换位思考(有时有意无意迎合了社会的道德观)来得出的。并且我们体验别人的感受是通过换位思考想象对方的不幸而得到的。虽然现代科学已经发现了心理暗示对人的巨大影响,但想象终归是想象,一般来说,我们想象的情况对自身造成的影响,是不会超越我们自身受到不幸而产生的影响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仅仅会产生对对方的同情,而不是完全沉浸在对方痛苦的海洋中的原因。

然而善良者对他人的同情也是有条件的,它是取决于受同情者的激情程度。如果把同情者和受同情者放于天平的两端,受同情者因苦难而产生的抱怨,咒骂,是加重天平的砝码的话,那么同情者受到对方激情的影响而产生的同情砝码也会相应增加。然而,如果受同情者出离愤怒的话,他强烈的激情反应就会使同情者产生反向同情,也就是说,会使同情者超越同情而产生厌恶。把这种情况建立数学模型就似开口向下的抛物线方程,横坐标为受同情者的激情程度,纵坐标为同情者同情程度。这个方程的最大值是取决于两个主体人之间的社会关系的。我们往往能忍受亲人、朋友对不幸的恶毒咒骂,却很难忍受陌生人的哭哭啼啼。

换位思考,反观自身,如果我们是一位发怒者,此时理智在我们表象行为上荡然无存,口中咒骂敌人的种种,但这并不一定能引起旁人对我们敌人的反对,反而他们会首先反对、厌恶我们。因为旁观者不能体会到我们的现实感受,我们过度的激情,给他们带来了不适感。所以面对不幸、痛苦、诽谤,如果想得到别人的同情,那么应把激情降低到别人能通过换位思考想象的程度。但是这样一来,由于人本能产生的激情,势必要人为的强硬的克制,那么人也就更像人了(这里人的定义的社会人,非自然人)。

日常,我们面对别人的倾诉,常常是给予安慰的,这些安慰往往是从道义上的潜意识的敷衍,并不是能触及对方心灵,而能使对方感到欣慰和释放的就是你倾听了他的不幸,这种安慰只是倾诉者自身的心理释放。在这场交流中,倾听者的主要存在意义就是倾听,加上几句中性的安慰的话。倾诉者的情感在他面前释放,从而增加了对对方的好感,这样朋友就产生了。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能倾心而谈的人越来越少,人们不得不压制自己的感情。这样一来就有所谓的成长与成熟了。倾听少了,思考的多了,对外的信息不再那么敏感,那么冷漠无情也就渐渐滋生了。
 

每日一笑

老公参加大学同学聚会回来,老婆问:“你们当年的班花有什么变化吗?”老公感慨地说:“她还是跟上大学时一模一样,一点没变。”老婆酸溜溜地问:“二十多年没见,一点没变化?整容了吧! ”老公白了一眼老婆:“我说的是她以前不理我,现在还是不理我。”

网友点评